核心
  提示
  謝敏稱,離婚主要與廖強的家人有關,她與廖強本身並無特別大的矛盾,在廖強帶兒子去做親子鑒定前,兩人就在鬧離婚。謝敏承認,那時,她曾讓廖強給她一筆錢。
  “娃娃是你的,我們就給錢!”姐姐們認為,偉偉長得和廖強一點也不像,而且謝敏的很多舉動也很可疑。因此廖強帶兒子做了親子鑒定
  夫妻倆鬧離婚,妻子要求丈夫給一筆錢;長期在外地工作的丈夫,被他的姐姐們慫恿,悄悄帶著兒子去做了親子鑒定……結果顯示,1歲的兒子果真不是他親生的。更耐人尋味的是,妻子的受孕時間就在二人登記結婚的前後。明日(12日),法院將開庭審理此案。身為離婚案被告的丈夫,將在法庭上向妻子索賠3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。
  婚後不久丈夫離家 妻子很難過
  “現在一切都over(結束)了,事情無法和平解決了!”33歲的廖強是做工程預算的,長期在外地工作,一年也回不了幾次家。今日,他將從西安回到成都,參加明日(12日)在法院舉行的庭審。
  2011年8月,經人介紹,廖強認識了小自己10歲的謝敏。2012年1月19日,二人到民政局登記結婚。僅僅過了10天左右,廖強就不得不離開新婚的妻子,返回到工作崗位上去。
  “我走的那天,老婆哭得很傷心……”這一幕,令廖強很感動、溫暖。可在他離開之後的第二天,妻子卻突然“消失”了。“先是電話打通了不接,隨後乾脆關機了!”當天,廖強反覆撥打謝敏的電話,後來她終於開機接聽了電話。“我在朋友家耍,沒帶充電器,過幾天就回家!”對於謝敏的解釋,廖強心中還是有些疑問。成都商報記者瞭解到,廖強有4個姐姐,他是家中的獨子。
  去年4月17日,謝敏在金堂縣婦幼保健院進行了超聲檢查,結果顯示宮內孕活胎大約為88天。這也意味著,謝敏的受孕時間在1月19日前後。去年11月1日,謝敏生下了1個男嬰。
  弟媳可疑 姐姐主張親子鑒定
  兩三個月前,兩人鬧起了離婚。成都商報記者在一份民事起訴狀上看到,原告謝敏請求法院判令二人離婚,“婚生子”偉偉由她撫養,撫養費也由她承擔。在這份訴狀的背後,是否暗藏隱情呢?
  “謝敏讓我給她一筆錢,說是跟了我兩年,還給我生了個兒子!”廖強稱,在他看來,這個要求並不算太離譜。但由於自己沒有什麼積蓄,且身在外地,便開口向幾個姐姐借錢。
  “娃娃是你的,我們就給錢!”姐姐們認為,偉偉長得和廖強一點也不像,而且謝敏的很多舉動也很可疑。在謝敏懷孕期間,廖強的三姐曾與她住在一起。廖三姐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那時,挺著大肚子的謝敏大晚上的還出去耍,深更半夜才回家,有時候,還有男人給謝敏打來電話。基於以上,姐姐主張廖強去做個親子鑒定,9月26日,廖強帶著兒子偉偉到四川華西法醫學鑒定中心,申請做親子鑒定。
  娃娃非親生 丈夫將索賠3萬元
  親子鑒定結果顯示:偉偉確實不是廖強親生。廖強的代理律師宋波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廖強同意離婚,也同意偉偉由謝敏撫養,並由她承擔孩子的撫養費,但堅決反對偉偉是二人“婚生子”的說法。宋波稱,為了保障偉偉快樂健康地成長,廖強及其家人花費了多達5萬元,這包括了孩子的生活費、定期的健康檢查費等。基於此,法庭上,廖強將要求謝敏返還撫養孩子花費的5萬元,同時賠償3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。
  妻子承認婚後出軌
  起訴離婚並願意賠償
  前日中午12時許,謝敏正帶著兒子在父親開的雜貨鋪吃飯。“該賠償就賠償!”對於突然到訪的成都商報記者,謝敏有一些意外,也有一些不知所措。“有過一次,就那麼一次……”剛開口,謝敏又欲言又止。謝敏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“那一次”,發生在她與廖強結婚之後。至於偉偉的親生父親是誰,她只是表示“我現在也找不到這個人了”。她說,離婚主要與廖強的家人有關,她與廖強本身並無特別大的矛盾。
  在廖強帶兒子去做親子鑒定前,兩人就在鬧離婚。謝敏承認,那時,她曾讓廖強給她一筆錢,偉偉則由廖家撫養。
  不過,隨著親子鑒定結果的出爐,謝敏也傻了眼。迫不得已,她只好到法院起訴離婚。謝敏稱,她確實做錯了事情,願意向廖家賠償。(文中廖強、謝敏、偉偉均系化名)成都商報記者 鎖千程 攝影記者 鮑泰良  (原標題:結婚一年多鬧離婚 丈夫發現兒子非親生)
創作者介紹

單車

ps67pstn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